残酷青春无处安放的绝望与忧伤。

P1 哼哈大大的文章《花魁》里的中也,原谅我手残。

P2 授权截图

画的好丑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自己对不起大大,中也被我画得好崩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怎么用电脑@,试试)

【业渚】陌知心 14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14

夜已深。


巷口处孤立着一盏不比月色亮上几分的昏黄老灯,忽明忽暗的光线引来了几只蛾虫,在污渍斑斑的水泥地上投下扭曲的灰影。深巷中两点幽火晃荡,伴着野猫幽幽的哀叫消失在深处。


一只黑猫探头探脑的挨近巷口,见白日见人烟阜盛的街道了无人迹这才抖了抖耳朵向外窜去,直奔平日间觅食的地方。


奔走间,一丝微弱的消毒水气味绊得它放慢了步子。瞄了一眼仍亮着灯的建筑物,黑猫皱了皱鼻子,跑开了。比起刺鼻的消毒水味,它更是钟爱垃...

【业渚】陌知心 13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13

两人携手来到椚丘中学时樱树上已浸了一层淡淡的红霞,点燃了校园千丝草叶的夕阳以消逝为目的又深切了几分,东方的天穹化作蓝紫色的轻纱,笼罩了半个天空。


以探望教师为借口两人顺利进入了校园。


虽然离正式开学还有那么十几个小时的间隔,不过教学楼里已经有不少老师在进行准备工作。但很显然,这两个毕业了一年多的学生对主校舍的教师没有任何好感,避开了保安的视线后两人直奔向旧校舍。


后山的植被大都吐出了新芽,渐暗的天色下几乎看...

【业渚】陌知心 12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12
如果你有机会凑到赤羽业面前问他对潮田渚的第一印象的话,你绝对会看到他那双耀眼的琥珀色瞳子瞬间变得柔和起来,然后给你四个字:


——水中繁樱。


一般来说,人的第一印象是极为重要的。若你看一个人的第一眼就认定TA是一个好人或是对TA有种亲切感,那么接下来你在与TA相处的时间里就会无意识的对TA产生更多的好感。同理,如你看到一个人的第一眼,就对其反感,,那么你每每与TA相处便会愈来愈看TA不顺眼,极难对TA态度温和,与之共处就会感到烦躁不耐。一个人在你心中的第一印象往...

【业渚】陌知心 11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11

那一夜什么也没有生,赤羽业和潮田渚不过是同床共枕,两个人四只眼一闭一睁就同往日一样迎来了早晨的阳光。


床上情人低吟着“夜还长。”的暧昧俗话挑拨彼此的情欲,随即在深吻中放荡一夜的欲望。而对于十五六岁在性事方面还懵懵懂懂,好奇心占多的青少年来说,夜晚只是用来补充睡眠的工具,至多也不过是某些“求知欲”极强、血气刚方的男生瞒着父母偷看AV的时间段罢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后,潮田渚除了嘴上破了层皮外,腿也不疼、腰也不酸,完完整整的回到了...

【业渚】陌知心 10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潮田渚此时此刻正坐在赤羽业家的沙发上,脑袋上扬四十五度凝视着白茫茫一片的天花板,脸上的绯红还未完全褪去,大脑处于当机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啊——赤羽业家的天花板怎么这么白、这么平整、这么——


“渚,晚饭快好了。”难得贤惠(划掉)男友力一回的赤羽业愉快的声音从被潮田渚自主无视的厨房里传了出来。


啊——你是谁?不要打扰我赞美天花板好吗?这么养眼、这么……白……


叮!收获找不到形容词却故作...

【业渚】陌知心 8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08

时光飞逝,樱花凋落,新叶萌发。


残存的樱色、萌生的新绿与天穹的澄澈相混杂,有些凌乱,但又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只惋惜樱色尚存不久,新叶也将逐渐浓郁,预想不久将来的画卷只得叹息一声,便也无可挽留了。亦如那日漫天樱雨澄空相称,如今不过一段缥缈似纱的回忆罢了。


不可触及,更不知应如何触及。


笔尖在略显粗糙的纸张上舞动,留下线条优美的墨痕,稍稍停顿,待平整的纸面上现一片墨晕颤动的笔尖才匆匆与纸面拉开距离。...


【业渚】陌知心 7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07

北藤川,男,47岁。


现椚丘中学高中部高一年级A班班主任,任教十多年的资深教师。在椚丘中学高中部任教以来从未有一次管教学生不成案例,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出身椚丘中学初中部的学生(E班除外)都是便与教导的“优秀”学生,而高一A班历年以来都是学霸如云,升学率自然向来都是百分之一百。北藤川也因此沾了光,成为了椚丘中学高中部的“优秀教师” 。


然后,当北藤川走进新一届的A班教室后,他感受到了来着整个世界的对于他“优秀教师”...

【业渚】陌知心 6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坐在礼堂大厅内,听着校长在演讲台上那俗不可耐的老套演讲连潮田渚也觉得昏昏欲睡起来。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在百般无聊中耐着性子听完了学校各领导唠叨后,潮田渚活动了一下坐得有些僵硬的身体便随着人流来到了公告栏旁。


新生将公告栏围得滴水不漏,潮田渚凭借在身形小巧的优势(?)好不容易挤到了人墙内侧,他一边感慨着也许个子矮并不讨厌一边怀着略微激动的小心脏寻找自己的名字。


“嗯……潮田……潮田、渚……”轻声呢喃。潮田渚水蓝色的瞳孔带着灵动的光...

【业渚】陌知心 5

→又名  唯一的不变(贴吧名)

→新手

→文风不定,会有改变

→OOC注意

→以上都OK?

05

狂奔至荧雪大学附属高中的校门前,见校门前挤挤攘攘的吵闹着的学生,潮田渚那颗高高悬起的小心脏终于落地。毕竟,刚刚升入高中就迟到这种事情不论是谁都是不会想经历的。为了以防万一,潮田渚在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并且通过学校地图确认大致位置之后,才向举行开学典礼的礼堂走去。


潮田渚走在宽敞的道路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默默打量着将要生活整整三年的校园。


脚下由青灰色石板铺成的路容得下五六人并肩而行,最外侧邻着草坪花坛的部分则换成了灰黑的石砖...

1 / 2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