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青春无处安放的绝望与忧伤。

【双黑】十年饮冰 难凉热血 01

→兴趣爱好者一枚,并不具备写作底蕴,如有违和还请见谅

→本章新双黑出没

→有OOC注意

→文风不定

→我流双黑

→以上OK?

01

当中岛敦站到门前时,他再次犹豫了。

 

举到一半的手又放回裤腿处,在黑色的西服裤上轻擦了几下,抹去掌心的汗珠,他偏过头瞄了一眼背后空无一人的走廊后悄悄咽了口唾沫,但仍是感到口干舌燥。

 

中岛敦抿了抿嘴,又在西裤上擦了下手心。

 

深吸一口气,中岛敦缓缓抬起手来……

 

“敦君,进来吧。”携着笑意的声音冷不防从门内传出,那双金紫色的虎瞳猛然收缩,悬在半空的手不可察觉的颤了一下。

 

“哎,好,好的,太宰先生。”将落未落的手僵了一下,转而放到门把上,轻轻发力。

 

太宰先生果然都知道……这样想着,中岛敦推开门就看见那个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男人。

 

白炽灯散发出的洁白的人造光轻轻柔柔的拢在太宰治身上,使那张属于男性硬朗的面部线条稍稍柔和了些,肤色也更显白皙。修身合体的白色西装包裹着那具偏瘦但也坚实的躯体,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随意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那双鸢色瞳子亮得发狠,那两点鸢色中含着两分玩味、三分期许、剩下的尽是浓浓的柔情,可视线牢牢锁在手机的显示屏上,丝毫没有挪开的意思。

 

半响,太宰治抬头瞅了一眼在门口呆立不知所措的中岛敦,按灭手机的同时,随意打量了一番早已成年的后辈。

 

几年的历练使中岛敦从当年那个不经世事的小老虎变成了可以指导新人独当一面的可靠前辈。现在,身着黑色西装站在他面前不过几步的青年相貌同初见时一般清秀,却又硬朗了几分,眉目间也散发着成熟的味道。不过——

 

将中岛敦无不尴尬的神情收入眼底,太宰治浅笑一下。

 

——在前辈面前到底还是当初那个初入社会的懵懂少年啊。

 

“走吧,敦君。”太宰治站起来拍了拍西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眼底尽是藏不住的笑意“带我去吧。”

 

“好的。”下意识应了一声,中岛敦眨眨眼睛歪头看了一下太宰治攥在手里的手机,说道:“太宰先生,你刚刚看的是……”中岛敦前些年窜高了不少,与太宰治并肩走着,他侧脸见太宰治一脸了然,索性不再废话。

 

“《完全自///杀手册》,电子版的。”贴心地将手机拿到中岛敦面前晃了晃,同时无视中岛敦一瞬间变得古怪的神情,太宰治笑眯眯的说着“之前那本实体书都快被我翻烂了,又买不到新的。真是过分啊——这样的佳作居然没有人懂得欣赏。网上流传的版本一点也不完整,根本就没有人理解这本书的精髓所在!”

 

“……那本实体书呢?”

 

“我前段时间入水的时候忘记关窗户了,书放在旁边,恰好又下雨,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成样了,就扔了。”

 

“呃……”中岛敦停下步子,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自己身边不靠谱的前辈。

 

“放心,这本书我已经倒背如流了。这两天在手机上重新备了一份,刚刚弄完。”

 

“……”太宰先生,这就是你这两天手机不离手的原因嘛……不,为什么会有人在这种日子沉迷于研究自///杀???话说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没有一开门就看见一个挂在半空的人影……

 

“啊,已经到了。”

 

“……”太宰先生我们已经在门口站了好大会儿了,你真的没看见吗……

 

人虎表示自己心累,不想说话……

 

“哎呀,大姐,好久不见~”太宰治推门,却不进去,站在门口说道。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尾崎红叶站在房间中央,身后是芥川龙之介。听见声音,尾崎红叶直接瞪了站在门口嬉皮笑脸(红叶语)的太宰治一眼,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埋怨”两字。倒是芥川龙之介一改几年前对太宰治病态的执着,身穿和中岛敦同款黑色西装的青年先是和太宰治身后的中岛敦交流了一下眼神,这才看向挡在门口的太宰治,不慌不忙道:“太宰先生,好久不见。”(六年时光匆匆逝去,太宰先生也失去了他唯一的小迷弟)

 

“嗯。”不似之前那样对自己的第一个学生爱理不理,太宰治朝芥川龙之介微微颔首,也算是应了一下,随后便顶着那张姣好的脸,微扬嘴角与尾崎红叶对视,站在门口不为所动。

 

可怜中岛敦,在太宰治背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站着干瞪眼,仅凭一人之力就营造出了生无可恋的悲凉氛围。

 

这么僵持了一会,尾崎红叶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去吧,中也在里间呢。”

心痛自己带大的孩子的大姐没给太宰治半点好脸色看,一个眼刀打过去的同时以示意了一下自己身侧的门,补上一句“太宰治,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后果。”这才让路。

 

即使对方只大自己四岁,但好歹也算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太宰治的笑容里难得掺了一丝讨好的意味(即使知道对方不吃这套)。他不紧不慢的走到门前,却没去开门,他不急,下面有的是时间(他记得还有一个多小时),而现在……

 

太宰治转身靠着关得严严实实的门,扫了一眼对面的三人,笑道;“那么,能否请各位给我们留一点私人空间呢。”

 

好嘛,芳龄二十八、正值人生一大要事的太宰先生清场了。

 

 

 

 

 

 

中原中也黑着脸坐在崭新的皮质沙发上。

 

糟心的揉了揉湿乎乎的橙发,中原中也换了个姿势半趴在沙发上(以他的身形沙发的大小刚刚好)正好看见自己映在沙发旁边全身镜里的模样——身形小巧的男人撑着胳膊半趴在下陷的黑色皮革上,略长的橙发顺服的垂在肩膀上,发尾处不断溢出的染着洗发水香味的水珠顺着漂亮的肌肉线条向胸口滑去。平坦的前胸湿了一片,两点肉粉色的乳///首受到湿气的刺激微微挺立,在白色的布料间若隐若现。而往下直至小腿肚的肌肤则被雪白的轻纱包裹,不,那明显是一件做工精良的婚纱。那件被随意套上,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的婚纱质地柔软细腻,这是中原中也能够克制住自己撕了婚纱的冲动穿上它而不是直接光///着的原因之一,当然主要原因是为了遮羞。作为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自问是没有在总部全///裸的勇气的,纵使这里是他的办公室的里间而且只有只有他一个人在。

 

薄脸皮的干部先生烦躁地扯了扯自己腰间的白纱,嘟囔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时间回到大约三个小时前。

 

 

 

中原中也开着新买的兰博基尼在公路上飞驰,心情大好。

 

不论是流线型的车身,还是酒红色的外漆(中原中也自己找人重新上的漆,太宰治看到中原中也开着新车回家时一句“呜哇,小矮子的品味还是这么差。”成功让中原中也到总部住了一个月,自己也在家里发了一个月的霉。虽说一个月后中原中也还是倒在了太宰治的床///上。)他都十分满意。车速明目张胆的飙到八十码以上,虽说不是在市中心不用担心测速(就算测速他也无所谓,作为黑手党干部抹消违规记录轻而易举),但这一块弯路较多,看着中原中也一脸无所谓的神情还是令人暗暗捏了一把汗。

 

然后,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在拐过一个弯道的瞬间,在黑手党生活二十多年而锻炼出来的第六感使中原中也背后一凉,想也没想中原中也直接用异能轰开了车门,纵身一跃,跳出车内。

 

下一秒一声巨大的轰鸣合着热流席卷而来,中原中也身形未稳,在地上翻滚两圈才稳住重心。汽油燃烧的刺鼻气味令他狠狠咳了几下,脸上满是难忍的炽热,虽说没有受伤,但衣服也破了好几处,留下了几处擦伤。

 

按理来说以中原中也的敏锐程度这种级别的偷袭不可能弄得他这么狼狈——在黑手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仇家早立下不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得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被浪费在处理偷袭报复他的人身上,除了头开始年少轻狂受过几次不轻的伤,中原中也自二十以后就没再这么憋屈过——但前提是这真的是仇家干的。

 

他中原中也又不傻,怎么可能放着陌生人在自己车里放炸弹还丝毫没有察觉,况且这辆新车就买了个把月,坐过这车的人他两只手都数得过来。有这种“闲情雅致”在这种日子往对方车上按炸弹他中原中也这辈子只见过的唯一一个这样的极品,不用说也知道是谁。

 

“妈的。”一把扯下满是灰尘的黑色大衣,中原中也看着正对着自己的摄像头低骂一声。就知道这混蛋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无可奈何的从大衣内侧翻出幸免的手机,中原中也皱着眉头拨通了自己部下的号码。

 

新车被炸得不成形,还得耐着性子收拾残局,中原中也的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看了一眼正冒着黑烟的汽车,中原中也操控重力远离了危险地带。就在电话接通的一刹那,一声爆炸合着火光在中原中也的正下方爆裂开来,耳畔同时响起部下的声音。

 

在销毁了自己炸过两次的新车后,没有了代步工具的中原中也直接飞回了黑手党总部,打算先去自己的办公室洗一个澡顺便再看看他交给部下的事被处理得怎么样了。

 

没想他这一进去就再没出去过。

 

刚从浴室出来的黑手党干部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直接光///裸着去开衣柜想拿备用衣服换上的中原中也在打开衣柜看清内容物的一瞬间……懵了。

 

那种一拉开衣柜就看见一件崭新的婚纱的冲击让中原中也在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对于一个妙龄女子来说这是惊喜,而对于一个奔三的男人来说,中原中也现在只想把罪魁祸首碎尸万段然后扔到海里喂鱼。

 

有轻度洁癖的中原中也在满是汗渍灰尘以及散发出汽油味的衣服和一件崭新做工细致的婚纱之间不情不愿选择了后者,然后不情不愿套上了那件婚纱。

 

中原中也没有想到的是早在自己的新车被炸之前,太宰治就已经带着自己的小后辈在离自己办公室的没有几步的房间里优哉游哉的备份《完全自杀手册》了。当然,中原中也原本放在办公室里的几身备用衣服(说是备用衣服,但那也是特别定制的)就在那个房间里,被太宰治随意扔在了茶几顶上。

 

时间回到现在。

 

“大姐好慢……”

 

早在穿上婚纱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让尾崎红叶给自己送套衣服过来,但眼看着分针都快转过一圈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然而尾崎红叶其实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了太宰治快一个小时),百般无聊的中原中也从沙发上爬起来,打算从沙发后面的书橱找一本诗集看看时,门开了。

中原中也就那么穿着滑落到自己腰间的婚纱,瞪着眼睛看着正反锁上门从看见自己开始笑得梨花乱颤的太宰治,然后直接对着太宰治比了个中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你居然哈哈哈真的穿上了哈哈哈。”

 

“……”中原中也攥紧了拳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婚纱的小矮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向前猛跨一步,对着太宰治的脸就是一拳,然后……

 

中原中也踩到没有穿好的婚纱下摆,直接跪在太宰治跟前。

 

中原中也:“…………………………”

 

太宰治:“……………………………”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两秒之后……

 

“噗哈哈哈哈哈爱卿快平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宰治我操///你///妈!!!你给老子滚!!!这婚不结了!!!!!!!!”

----------------------------------------------------------------

自己有个坏毛病……喜欢重新编辑已经发过的东西(但我改不掉啊啊啊啊啊啊啊!!!)请原谅!!

评论(10)
热度(38)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