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青春无处安放的绝望与忧伤。

【双黑】十年饮冰 难凉热血 02

→本章带新双黑一起玩

→兴趣爱好者一枚,并不具备写作底蕴,如有违和还请见谅

→有OOC注意

→文风不定

→我流双黑&新双黑

→以上OK?

“中也……”

 

“中也,我错了——中也——”

 

“中也——”

 

“啧……”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大型不可燃烧垃圾中原中也忍不住咂了下舌。他现在站在沙发边上,被太宰治从后面搂在怀里。太宰治的胳膊环着他堪堪拢了层白纱的的腰,微卷的短发蹭着他的耳廓,念念呢呢时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他的颈侧。中原中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抬手推了推太宰治的脑袋。

 

这一推太宰治反而变本加厉,整张脸埋进中原中也的锁骨和肩膀之间那块小地方,搂在中原中也腰间的手臂又收紧了不少。

 

中原中也有点生气,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太宰治的嘴唇在他的锁骨那一块蹭来蹭去,一张一合地念叨着,无非都是“中也你不能这样啊,请帖都发出去了咱们不能不去啊”之类的话,太宰治温润的唇瓣擦过他的锁骨,酥酥痒痒的跟小奶猫的叫声似得,一下一下都挠在他心窝上。

 

中原中也任太宰治抱着自己晃,本人就想那些过往的琐事,从两人初次见面太宰治嘲笑他的帽子丑,到太宰治成为干部候补时的那一味不甘与憋屈,再到十八岁那年被炸毁的爱车,然后是那晚太宰治把自己丢在荒野的木屋前,又绕绕弯弯绕到两人相爱,同居,来到在同性恋婚姻在日本刚一通过太宰治就急着把自己拉到民政局的那天,直到现在。中原中也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气极了他自己反倒给自己气笑了。

 

中原中也在太宰治怀里颤啊颤颤啊颤,等颤够了,他抬起手照着太宰治那被黑棕色的刘海遮住的额头弹了一下,“啪”得一声还挺响的。太宰治吃痛地把脑袋挪开,中原中也从太宰治怀里挣出来,看着太宰治满眼委屈揉着额头抱怨的样子,搞得跟他欺负太宰治似得。

 

“中也……”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垂着眼角的样子,自知对方是故意的,可他偏偏就吃这套,偏偏这辈子就栽在了这条青鲭身上。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说:“婚纱免谈。”

 

太宰治知道对方消气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的情绪变得比翻书还快,喜滋滋的又黏上了中原中也,笑着说:“当然。”

 

中原中也斜了一眼太宰治,看着他走到沙发后面的书柜那,踮起脚从自己视野的盲区——书柜顶上——拿出一个纯白的纸袋。他看着太宰治走到自己面前,脸上的笑容怕是融不开了,中原中也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了,最终他撇了撇嘴,接过太宰治手里的袋子,从里面掏出一身一看就知道和太宰治身上那套同款的白西装。

 

“换上吧,中也。”太宰治的声音柔软的不像话,轻飘飘的在房间里回荡。

 

中原中也抬头看了看太宰治,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西装,朝后退了两步。

 

“转身。”

 

“中也,我们好歹都扯证了……”

 

“你不想等会一个人站在婚礼现场吧?”

 

“……是是是。”

 

中原中也等太宰治转过身后,又补上一句“敢回头你就死了。”才脱掉自己随随便便套上的婚纱,换上那身白西装。

 

西装的大小刚好,布料的柔和度不下于那件做工精细的婚纱,款式也符合中原中也的品味。

 

“中也。”

 

中原中也正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西装,闻声他抬起头,看见太宰治捧着一双黑皮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心有领会,在沙发上坐下。

 

他看着太宰在自己面前单膝下跪,伸手托起自己的脚踝,然后在自己的目光中低下头轻轻吻上自己的脚尖。

 

中原中也愣住了。

 

那只是极轻的一吻,太宰治的唇蜻蜓点水般浅浅拂过他的脚尖,留下的不过一呼暖意和柔软的触感。太宰治拿大拇指微微厮磨几下他脚面,痒痒的,他忍不住蜷了下脚趾。他听见一声轻笑,还未来得及害羞,太宰治已经把皮鞋套到了他的脚上。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帮他穿好鞋,发丝下的耳根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绯色。他瞅见太宰治眸孔中故作镇定的自己,他在沙发上磨了磨掌心,然后伸手环住太宰治的脖子,吻上了那两瓣笑着的唇。

 

他轻轻舔着太宰治的唇瓣、唇角,待外面被他仔仔细细舔了一遍中原中也才探进太宰治的口腔。中原中也的舌叶刚刚进入,太宰治就耐不住了。两条舌相互交融、纠缠,从太宰治口中滑到中原中也口中,太宰治啃咬着中原中也的下唇,中原中也拿贝齿磨弄太宰治的舌尖。两人都各自破了层皮,吸了口冷气,顿了顿,再一次扫荡着彼此的领地,细微的水声一点一点溢出,散在两人周身温热的空气间。

 

直到两个人的呼吸声都错杂粗重起来,交融在一起的唇瓣才缓缓分开。

 

太宰治伸手擦掉中原中也嘴上透明的津液,舌尖滑过嘴角扬起的唇瓣。那双鸢色的桃花眼在将面前的小矮人烧红的脸颊清清楚楚的印在眼底后,那和发色不尽相同的睫毛轻轻扫了几下,太宰治弯了眼角,他站起来理平西装上的褶皱,径直走到门前。

 

“中也,我们……”

 

“等下。”

 

太宰治偏过头,看向那个依旧坐在沙发上拿手捂着嘴,似乎还没有从刚刚那个深吻中回过神来的小个子男人,他挑了一下眉,问道:“怎么了?中也。”

 

“把婚纱带着……”小个子男人指着沙发另一侧的婚纱说道。

 

中原中也的声音到最后已经细弱虫蚊轻鸣,但还是一字不差的传达给了太宰治。太宰治眨了眨眼,中原中也那红得滴血的耳根在那鸢色的瞳子里是那样好看,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在中原中也恼羞成怒的一声“喂!”里,太宰治舔着嘴角忍笑。

 

他瞧见星辰大海间自己的嘴角轻轻勾起,扬着一个温柔到了极点的弧度,太宰治觉得自己的嗓子快融化了,他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一个短短的音节被浪花推攘着,送往那片蔚蓝的远方。

 

“好。”

 

 

 

中原中也提着方才装着西装的袋子跟着太宰治上了车,他自己的车已经被坐在驾驶座的混蛋炸成了一堆废铁,他现在坐着的是太宰治自己的车——一辆普通的黑别克。

 

中原中也把盛着婚纱的纸袋放到后座,自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他知道太宰治的车技其实不错(当然,这得是在太宰治好好开车的前提下),又看着太宰治今天应该不会再搞出什么荀娥子也就索性让太宰治开车,自己好清闲一会。

 

太宰治车开得不快,顺着车流驶出喧闹繁华的闹市区,原本拥堵的车辆渐渐变得稀疏,太宰治有条不紊的单手扶着方向盘,哼着模模糊糊的调调。

 

“喂,太宰。”中原中也忍不住唤了一声,他看着窗外微皱眉头,尽管这只是一段不远的路程,而且太宰治把车开得四平八稳的,但他就是坐不住了。“你想去哪?”

 

太宰治笑得跟成精的狐狸似得,他乘着等红绿灯的档儿朝中原中也吹了个口哨,尾音绕着弯弯。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撂给中原中也,笑道:“和大姐的聊天记录。”

 

中原中也亲门熟路地划开太宰治的屏锁,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划点点,几秒后他停下了动作,那双蔚蓝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长而翘的睫毛扫过他面前幸运的空气,随后他挑了下眉梢,脸上浮出一丝玩味的笑。

 

“哟,史上最年轻的干部大人,”中原中也将手机放到伸太宰治手里,嗤笑道“后辈可不能这样调戏啊。”

 

“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太宰治扬着眉看向中原中也,踩着油门的脚微微发力“照他们俩那样怕是得等上十年咱们这些老一辈的才能吃得上喜酒。”

 

“所以,”

 

从车窗涌进的风吹着太宰治微卷的短发,他就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看着前方大声说:

 

“好事成双不是很好吗?”

 

 

 

“我拒绝。”芥川龙之介冷着脸对尾崎红叶说,语气坚定地容不得一点可能。尾崎红叶看着他面露难色,虽然她是想过芥川龙之介答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对方的态度强硬到令她有些意外。

 

“芥川……”中岛敦站在芥川龙之介边上朝尾崎红叶露出一个含着歉意的笑容,他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恋人的名字就被一句“人虎你给我闭嘴。”弄得不知该如何开口。

 

其实中岛敦的反应倒是不怎么大的,虽然在尾崎红叶向自己和芥川龙之介说明情况的时候收到了一丝冲击,但仔细想想这的确是自家前辈的作风,在懵逼过后中岛敦就露出了一个有点心累的苦笑。但他没想到芥川龙之介会想也不想一口回绝,而且看起来十分抵触的样子。

 

嘛,抵触代替自己前辈结婚这种事也算是正常吧。

 

“芥川,你听我说。”尾崎红叶叹了口气,她自己也不想帮太宰治收拾烂摊子,但太宰治所做的却令她不得不去收拾,而且还得收拾得体面“太宰发出去的喜帖里从一开始印的就是你们两人的名字,况且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把他俩抓回来了,来的人里有不少大人物,若是你们其中一人缺席都会对你们两人的前途产生不好的影响。更别说是双双逃婚了。”

 

芥川龙之介抿了下嘴,他在得知自己和人虎要代替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结婚时,下意识得就直接拒绝了,毕竟这着实和他的性格不相符,但现在他却不得不重新考虑。他自己身在黑手党,在那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里逃婚这种事情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丑闻,顶顶是一些小职工茶前饭后闲聊的八卦,但人虎和他不一样。

 

中岛敦看着芥川龙之介紧锁眉头的样子不免有些心痛,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牵住了芥川龙之介攥得死死的手。

 

芥川龙之介看着离自己不过几厘米的中岛敦有点慌神,那双又大又亮的紫金色猫瞳从他们相识开始就一直闪着漂亮的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曾以为人虎在随着自己见过了黑手党的阴暗之后那抹光就会被磨损、消耗,最终化作一声长叹而消逝,但那双闪着光的瞳子此时此刻就在自己面前,中岛敦的眼神不再似过去那般稚嫩单纯,却更为坚定、执着、率真。

 

“芥川,你不用勉强。”

 

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在自己面前展露了一个标准的傻笑,他不知道中岛敦对他笑过多少次,但却觉得哪一次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打动过。那样傻里傻气的笑容出现在中岛敦脸时完全不会叫人讨厌,芥川龙之介觉得他面前已经二十六的中岛敦就像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他拿另一只手捂着嘴轻轻咳了一下,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一点发烫。

 

他看着中岛敦那双映着世界的紫金色猫瞳,有一点点不知所措的感觉,他在心里纠结了一下拉着中岛敦的手就往外走。

 

“芥、芥川?”中岛敦瞪着那双猫瞳有点不知所措“你要去哪?”

 

“结婚。”

 

中岛敦那双猫瞳瞪的更大了,他不可置信得看着眼前那个拽着自己一股劲往前走不愿意看自己的青年,看着那炭黑色发丝下通红的耳根。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然后自己也迅速烧红了脸,中岛敦慌忙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眼神飘忽,不知该往哪放。

 

“敦……”

 

“嗳?”

 

中岛敦抬头看向芥川龙之介,对方握着自己的手似乎又烫了一点,他愣愣的,随后咧开嘴露出了一个不知比刚才灿烂了多少倍的傻笑。

 

白发青年傻兮兮的笑着,他加快步子,和黑发青年并肩而行。

 

一声响亮的“龙之介”回荡在铺着红毯的走廊间,染着青涩和暖意,勾起了黑发青年的笑颜。

——————————————————————————————————————————————————————————————

最近尽量日更,总之在开学之前多写一点是一点。

又熬到好晚,惹妈妈生气了(哭)我要睡了,晚安!

评论(6)
热度(19)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