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青春无处安放的绝望与忧伤。

【双黑】喜鹊和猫

→七夕贺文

拟兽设定

→中原中也:喜鹊

→太宰治:黑猫

→有OOC

→以上OK?



01

中原中也站在窗台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午后金灿灿的阳光一束一束得照在中原中也身上,在窗前的实木地板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半响,中原中也低头用嘴峰理了理胸前雪白的羽毛,他伸展了一下翅膀,轻巧的滑落到深色的实木地板上,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中原中也是一只喜鹊,他现在寄住在尾崎红叶家里。

 

尾崎红叶在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中原中也是一只喜鹊。中原中也的羽毛颜色不同于其它喜鹊,似乎除他以外的喜鹊后头及后颈的羽毛稍沾紫色,背部则是深邃的藏蓝色,而中原中也后颈处的羽毛是红椿般深沉的暗红,他背部的羽毛则是类似于西柚皮的橙红色,长长的尾羽末端也染着耀眼的橙色。中原中也的眼睛也不似其他喜鹊清一色的墨色,那是漂亮的海蓝色,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像是藏着星星。

 

尾崎红叶最初以为中原中也羽毛的颜色是人为染上的,在她给那只异常通人性的喜鹊清洗过几次羽毛后才发现中原中也羽毛的颜色的天然生成的。

 

喜鹊一般是三五只一起活动,而中原中也因为异于同类的原因一直是独自生存的,这也是中原中也正值鸟生最美好的年华却一直单身的原因。

 

而这只形单影只的喜鹊一个月前在打盹的时候被野猫袭击,是路过的尾崎红叶把他从野猫口中救出来的。

 

中原中也在偌大的房间里左顾右看,他一边跳一边轻轻活动受伤的右翼,骨折的翅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顶多在扇动翅膀的时候有点发麻发痒,中原中也停了下来,毛茸茸的小东西待在沙发边上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离开。

 

“喵——!”

 

中原中也正沉思着,冷不防的传来一声猫叫,受惊的喜鹊发出一声轻叫,扑扇着翅膀跌到沙发前的茶几上。茶几上炸毛的小喜鹊翘着尾巴在茶几上气的蹦来蹦去,冲着在沙发上慢悠悠地舔爪子的黑猫叽叽喳喳一阵乱叫。

 

中原中也讨厌猫,特别是在被猫咬伤翅膀后他就更讨厌猫了。

 

可尾崎红叶偏偏就养着猫,一只前爪和尾巴上都缠着绷带的热爱自杀的黑猫。

 

中原中也最开始以为这只叫太宰治的黑猫和自己一样是因为受伤才被尾崎红叶捡回家的,后来他才知道太宰治爪子上和尾巴上的伤是自己作的。

 

在这一个月里中原中也有幸目睹到了太宰治是怎样一遍遍把头伸进鱼缸尝试憋死自己,怎样趁尾崎红叶不注意的时候去舔舐盥洗室里的香皂,怎样故意从阳台上往下跳,怎样在没有摔死之后跑到临街和野猫群打架,怎样在被群殴之后带着一身伤脏兮兮地回到家,然后被抓狂的尾崎红叶抱到花洒下清洗干净,上药包扎,第二天再匆匆忙忙地带着太宰治去打疫苗。

 

中原中也很好奇太宰治是怎样活到今天的,一只从未见过世面的喜鹊受到了惊吓,是不是整个横滨的猫的生命力都像太宰治一样顽强???

 

很久以后,久到中原中也完成了一场跨越种族与性别的恋爱后,他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要是全横滨的猫都更太宰治一样那恐怕整个横滨的猫奴都不用活了好吗!!!!!!

 

而此时此刻中原中也只想照着太宰治那张欠啄的猫脸狠狠地啄下去,那只娇小的喜鹊翘着尾巴站在茶几上,努力摆出了一个最凶的表情,用自己“能瞪死小兔子”的眼神死死瞪着蹲在沙发上晃着尾巴的黑猫。

 

然后,黑猫打了一个哈欠,对着中原中也露出一个标准的猫式嘲讽。

 

“喵~”

 

三个小时零二十六分钟后,迎接尾崎红叶下班回家的将是一客厅的狼藉,以及扭打在一团的两只毛球。

 

 

 

02

拖太宰治的福,中原中也右边的翅膀没好透,左边的翅膀又负伤了。

 

在一旁的太宰治一脸委屈得揉了揉鼻子。

 

“喵……”

 

 

 

03

太宰治很讨厌那个男人,待在笼子里暗中观察的中原中也得出了结论。

 

尾崎红叶今天难得把中原中也锁进笼子里。那个温柔漂亮的人类女性一脸歉意的朝中原中也笑了笑,轻声细语地和笼子里歪着脑袋的喜鹊解释了一番,见中原中也没有太排斥笼子便离开了。

 

要来人了吗?中原中也在笼子里有点无聊地想。他在笼子里蹦跶了一圈,瞅见趴在沙发上磨牙的太宰治,中原中也看着那只黑猫,没由来的觉得太宰治的背影看起来很悲伤。

 

“喀。”

 

笼子里的喜鹊轻轻地叫了一声。

 

午后,一个穿着白大褂,脸上带着胡渣的男人闯进了中原中也那双海蓝色的眼睛。

 

中原中也从尾崎红叶口中得知男人叫森鸥外,似乎是尾崎红叶的同事。

 

尾崎红叶和森鸥外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森鸥外正好背对着中原中也。两人喝着热腾腾的红茶,聊着中原中也听不懂的事情。太宰治则卧在鸟笼下方打盹,过了一会黑猫睁开了睡意朦胧的鸢色猫瞳,伸了一个猫式懒腰,柔韧的猫腰弓得老高。

 

黑猫似乎是睡够了,摇着尾巴小跑到尾崎红叶跟前蹭着女主人的裤腿,“喵喵”的讨小鱼干吃。

 

一切都很祥和,笼子里安安静静的喜鹊,朝主人撒娇的黑猫,低头抚摸黑猫的女子,一切的很祥和,直到那个男子的一声“太宰君”响起。那声低哑的呼唤就像掉入水潭的巨石,射杀雁群的猎枪,万籁俱寂的雪山中一声响亮的哭嚎。他看见太宰治如临大敌般朝森鸥外发出警告声,随后尾崎红叶还未来得及阻止,太宰治就像是一只矫健黑豹般扑向男人,朝着森鸥外搭在沙发上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中原中也惊了,那双蓝眼睛瞪得大大,他看着太宰治那双被染红了的鸢色瞳孔吓得抖了抖。

 

橙红色的喜鹊在笼子里扑扇着翅膀,发出尖锐的鸣叫。

 

“喀喀喀喀喀喀喀——!!!”

 

 

 

太宰治被尾崎红叶关到了猫笼子里,黑猫在狭小的笼子里坐立不安,把起锈的笼子抓得“哐哐”响。

 

尾崎红叶在帮男人包扎伤口,中原中也听见尾崎红叶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自从织田作死了之后太宰治一直视你如仇敌,那孩子一直都认为织田作的死是你的错。他在我这寄养了这么久,怕是……”她停顿了一下,说道“安吾还好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他偏头扫了一眼笼子里一直盯着自己的喜鹊,疲倦的脸上露出苦笑,用略沙哑的声音说道:“安吾……逃了。”

 

“他怕也是忍受不了那份孤独吧,他们都太通人性了。”尾崎红叶给男人缠上绷带,垂着瞳子“他们三个经常挤在一起,趴在阳台上晒太阳呐……”

 

 

 

03

中原中也想起了他在尾崎红叶的书桌上看到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三只年幼的奶猫挤在一起。

 

一只灰色的,一只漆黑的,一只棕白花纹的。

 

灰色的奶猫和黑色的奶猫靠在一起酣睡,那只棕白的奶猫半睁着藏蓝色的猫瞳,睡眼朦胧得靠在黑色奶猫身上。

 

中原中也知道睡在中间的奶猫。

 

中原中也又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那只棕白的奶猫。

 

在哪呢?

 

 

 

04

中原中也又在尾崎红叶家里待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太宰治仗着自己身高腿长欺负中原中也只能在地上蹦跶,讨厌的黑猫来来回回把娇小的喜鹊按倒在地上,等中原中也扑腾着站好还没有向前跳几步又被太宰治拿肉垫拍倒,羽毛被弄得乱糟糟的中原中也气得乱蹦,太宰治悠然自得地舔了舔爪子意犹未尽。

 

中原中也等到自己的两个翅膀都好得差不多了,心就痒痒了。

 

喜鹊扑通扑通飞到书架上,扑通扑通落到茶几上,那双比天空蓝了几倍的瞳子盯着窗外,漂亮的翅膀舒展开轻轻扇了几下,跃跃欲试。

 

中原中也翘首以盼终于等到了机会。

 

尾崎红叶在阳台晾衣服,晾到一半厨房里的开水等不住了,喷着水汽嚷嚷。尾崎红叶急急忙忙跑向厨房,阳台的门敞在那里,像是在向中原中也做出邀请。尾崎红叶关了火,从厨房出来就听见那只小巧的喜鹊发出欢快的叫声,随后中原中也划着优美的弧线掠过她的头顶,伴着她的惊呼声接受阳光和天空的拥抱。

 

尾崎红叶跑到阳台向天空眺望,那只喜鹊橙红的的羽毛反射着阳光散发出淡淡的光晕,转眼就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

 

尾崎红叶呆立在阳台上,她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穹,半响也没能叫出像是在喉咙里卡了半个世纪的那声“中也”。

 

“喵——”

 

卧在沙发上目睹了一切的黑猫弓着身子伸了一个懒腰,那双鸢色的猫瞳里闪烁着晶亮的光。

 

太宰治跳下沙发,左右轻晃着那条有力的黑尾巴,凑到尾崎红叶跟前“喵喵”地蹭着她的脚踝,讨小鱼干吃。

 

尾崎红叶低下头,她看见那双鸢色的猫瞳中映衬着整片天空。

 

 

 

05

中原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临街的猫看到自己就追着跑。

 

从他离开尾崎红叶家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翅膀已经开始发酸,酸涩中又混合着麻和痒,中原中也有点后悔了,他完完全全可以等到自己的伤完全好了再离开,如果是之前他可以轻松自在地飞到街区外围,他又开始责怪刚刚忘乎所以在天空中浪费体力的自己。

 

中原中也又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他顶着午后火热的太阳扇动着未痊愈的翅膀,半响中原中也小心翼翼地落在一处空荡荡的屋顶上。疲倦的喜鹊在闷热的屋顶上跳来跳去,最终他经不住绿荫的诱惑轻飘飘地落在了离屋顶不远的一棵树上。中原中也转着那双小眼睛将自己周边的环境打量了一遍,他立在枝杈上,将小脑袋缩进毛茸茸的绒羽间休息。

 

当中原中也又一次被野猫逼近绝路的时候他不免开始怀疑鸟生,他是不是上辈子和猫有仇怎么老是栽在猫手里,他看着那只死盯着自己凶光毕露的花猫不禁好奇人类为何会喜欢这样可怕的生物。花猫磨着锋利的牙齿,那双浅黄色的竖瞳眯了眯,绷着腿准备扑倒面前那只染着令自己讨厌的味道的喜鹊。

 

“喵——!”

 

中原中也呆愣愣地看着一只不知是从哪窜出来的黑猫和准备咬死自己的花猫扭打在一起。

 

中原中也从来没有见过太宰治这么疯狂的样子,他眼中的太宰治似乎永远都是那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淡然的和自己干架。

 

那只缩在树下的喜鹊好像是吓傻了,他在两只打得难分难解的猫周围跳着,没法介入的小鸟扯着嗓子叫起来。

 

“喀喀喀喀喀喀喀——!!!”

 

“喵呜——!!!!”

 

 

 

06

太宰治背着翅膀又一次受伤的中原中也一瘸一拐地走在路上。

 

中原中也刚才目睹着太宰治咬断了花猫的喉管,腥咸的暗红色液体流了一地。太宰治则被抓了右眼,咬伤了一只前爪,身体各处也有深深浅浅的伤口。

 

中原中也卧在太宰治背上,黑猫原本柔顺的毛发上染着血气泥土和草叶,中原中也却觉得温暖极了。他尝试动了一下翅膀,回应他的是钻心的痛,他知道就算翅膀养好了他也不能长时间飞行了。

 

中原中也看了看太宰治受伤的尾巴死气沉沉地垂着,黑猫背上的喜鹊把自己缩成一团,小声得叫了一声。

 

“喀……”

 

“喵~”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太宰治转头冲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那双亮晶晶的猫瞳里闪过一丝玩味,然后黑猫用鼻尖碰了碰了他的浅黄的的嘴峰。

 

“喵~”

 

太宰治又朝他叫了一声,像是安慰,又像是偷香后的窃喜。中原中也的心小小的悸动了一下,可惜他自己并未察觉。

 

他叫了一声,声音比刚刚响亮的很多,小鸟抬起小爪子轻轻抓了一下黑猫的伤痕累累的背脊,而黑猫则极为配合的发出一声龇牙咧嘴的哼声。

 

中原中也看着天边的夕阳,想自己估计真得栽在猫身上了。

 

这一栽便是他一整个鸟生。

 

 

 

07

中原中也不知道,太宰治把临街的猫挨个得罪了一遍。


中原中也不会知道,临街的猫追着他是因为他全身都是太宰治的味道。


而那,是中原中也最喜欢的味道。


——————————————————————————————————————————————————————————————

因为是七夕所以有七个小结

本来想着差一分钟也好啊,把文章赶完,结果发上来的声音已经是第二天00:00了(绝望ing)

因为七夕和喜鹊有关就写了这个无脑爽文,士下座

文章里是有bug的,猫是全色盲(只能看到黑白灰),所以太宰治不可能因为中原中也羽毛的颜色和织田作的毛色相似、瞳色相似而对中原中也感兴趣。但是这是无脑爽文对吧?!不需要严谨对吧?!(打死)

在这里为bug道个歉,求原谅!!!

最后,虽然完了但还是得说一声“七夕快乐~”

评论(2)
热度(36)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