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查看注意避雷♦
★主食 安雷安★
★配菜 太中/瑞嘉/安卡等(杂)★
☆只产安雷 太中☆
☆会推荐雷安 太中 瑞嘉 其他cp☆
☆逆拆皆有☆
☆心理承受能力大,会看&推荐r18g☆
☆如若关注注意避雷☆
☆超懒经常月更☆

【双黑】十年饮冰 难凉热血 03

→兴趣爱好者一枚,并不具备写作底蕴,如有违和还请见谅

→有OOC注意

→文风不定

→我流双黑

有车注意

→婚纱play(?)

→以上OK?

 

中原中也坐在副驾驶懒洋洋地翻看着手机,微凉的风呼啸着从打开大半的车窗涌入,中原中也那不长不短的橙发凌乱而张扬。他斜了一眼同样敞开窗户肆虐发型正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的太宰治,又将那双眸子偏向窗外开始西沉的太阳。

 

中原中也不由好奇太宰治是怎么在这片鸟不拉屎的荒野找到这间废旧的教堂的。他踏着崭新的皮鞋踩在明显是被人特意修剪过的恰好能容下他和太宰治并肩而行的窄道上,窄道两边生长的杂草直逼他的大腿,因为季节的原因繁密的草叶间还夹杂着细细碎碎的野花,正随着风掀起阵阵微波。

 

中原中也仰起头看着不过自己几十米远不到三层楼高的明显有些年月的教堂,教堂外侧被爬山虎占据大半劣迹斑斑的墙皮仿佛在倾诉着时光荏苒的一去不返,教堂顶尖满是苔痕的十字架上立着一只圆滚滚的麻雀,小家伙对于中原中也的目光一点也不避讳,毫无自觉地梳理着灰褐色的羽毛。

 

细微的呼吸声在他的耳畔响起,中原中也任凭太宰治仗着身高优势从身后将自己揽入他怀里。温热的吐息洒在他暖橙色的发顶,头皮有些酥麻,太宰治正拿着下巴厮磨着他头顶的软发。中原中也垂下瞳子,细密而长的睫毛掩住了那双澄蓝的瞳子,他将半张脸埋进太宰治的臂弯里,清淡的洗衣液的香味取代了往日焦热的尼古丁浓烈的气息,充盈了整个肺部。

 

中原中也等着太宰治把差不多一张脸在自己头顶蹭了一遍才推开太宰治那张还想黏在他头上的脸,他伸手理了理被太宰治蹭乱的头发,接着便朝太宰治勾了勾手指,顺便抛了一个眼神。

 

太宰治看着明显红了耳根的中原中也忍不住轻笑,那双鸢色的眼眸弯弯的,也不知道是含了多少情话。但他也知道,他们之间不需要动人的情话,仅是这份温存,便足以中原中也和他用剩下的大半个人生去铭记。

 

他看着面前竭力想掩盖自己害羞的小矮人,心想也只有在他面前(红叶大姐不算)中原中也才会露出这种旁人想都不敢想的可爱神情,他上前牵过中原中也的手,小矮人今天难得没有戴手套,他手心那只常年被皮手套包裹的手生得纤细白皙,比漂亮的小姐姐的手不知好看的多少倍,太宰治牵着中原中也的手,就像牵住了半个世界的美好。

 

那另外半个呢?

 

嘘,他着不正要牵着自己的小矮人去吗。

 

 

 

中原中也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发呆,那银色的白金指环是太宰治挑选的,款式简单,纤细的指环上嵌着一丝浅浅的金线,很符合中原中也的审美,在戒指内侧则刻着“Dazai Osamu”这样一段浅浅的字符。中原中也拿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光滑的指环,发丝下的耳朵捕捉着从浴室传出的断断续续的水声和严重跑调的哼歌声。中原中也眼神飘忽不定,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扫了好几眼时间,那两根漂亮的眉毛紧绷着,长长的睫毛来回扫荡面前燥热的空气,他咬住下唇,放在沙发上的左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水声突然停了一下,中原中也震了震,等到哗哗啦啦的声音又一次传出,中原中也才像是松了口气似得瘫在沙发上,那双看不出情绪的澄蓝色瞳子锁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半响,中原中也才欠身拿起躺在茶几上的纸袋,渡着步子往主卧走去。

 

太宰治推开门,浴室内湿热的空气迫不及待地翻滚而出环绕着太宰治湿漉漉的身体,黑棕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黏在太宰治那张姣好的脸上,藏在发丝间的水分在发梢凝结成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水珠,太宰治脸侧滑过一道细细弧线。太宰治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那双眼睛闪着狡黠的光在眼眶里骨碌碌转了几圈,把房间扫视了一遍。他随手拿起自己的睡裤套上,抬手搓了搓自己额上的碎发,这才迈着轻飘飘的步子走向主卧。

 

太宰治轻悄悄地打开门,朝里探望,卧室里没有开灯,黑不溜秋的房间里太宰治的眼睛堪堪捕捉到了一片灰白的阴影。

 

白?

 

太宰治抬手开了灯,心下了然。

 

然后那个一脸别扭穿着婚纱的小矮人映入了太宰治的瞳子。

 

虽说早有猜到,但太宰治还是愣了那么两秒。

 

修身式的婚纱完美地衬出了中原中也纤细而有力的腰肢,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那被包裹在纯白色布料间显出一些肌肉轮廓的细腰眼神暗了不少。往下洁白蓬松的轻纱拢住中原中也笔直的双腿,仅仅留下漂亮的脚踝和因为害羞而微微蜷起脚趾的小脚。中原中也不安分拿脚尖摩擦着深色的实木地板,那双蓝眼睛难得给了太宰治一个柔和的眼神,看得太宰治胸口发痒。

 

“太宰……?”

 

中原中也哪干过这种事,单单是穿上婚纱就已经使他红了耳根,此时被太宰治来来回回视奸个几遍,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坐立不安的黑手党干部扯了扯轻柔的白纱,刚抬手想脱了婚纱,就被太宰治揽入怀中,顺带着咬了耳朵。

以下走链接

单是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334930802917

全文: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334578458154

——————————————————————————————————————————————————————————————

我我我我没有开车经验,如果翻车请不要介意(剩下的请脑补吧,我实在写不完了,作业太多!!!)

太宰进局子了我第一时间先到的是:好不容易到下螃蟹的季节太宰先生吃不到了好心疼啊2333333

不过还是超级心痛太宰先生,希望他好好的。

(没关系太宰先生我在学校陪你!!!学校就是监狱!!!)

如果我作业能写完明天会再更新的(不存在)

最后,虽然迟到了但还是要祝大家节日快乐。

再见了。

评论
热度(42)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