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查看注意避雷♦
★主食 安雷安★
★配菜 太中/瑞嘉/安卡等(杂)★
☆只产安雷 太中☆
☆会推荐雷安 太中 瑞嘉 其他cp☆
☆逆拆皆有☆
☆心理承受能力大,会看&推荐r18g☆
☆如若关注注意避雷☆
☆超懒经常月更☆

【安雷】安迷修拿不动刀了,然后雷狮他就飘了 (上)

→亡灵(?)雷&转生安

→有OOC注意

→给 @莘一 的生贺(拖了很久)

→以上OK?

他站立着,形单影只,位于一片混白的虚空。

目光所及尽是纯净的白,无天、无地、无风、无云,只是他所立之处被一刀斩断般留一平面供他站立。七道灿白的光柱包围着他,每一道光柱中都是一道飘渺的人影。

他伤痕累累,身上染满污血泥渍,右臂被剜下大块的血肉,深可见骨,腹部则破开一道口子往外渗血,被他用手捂住。猩红的血液从指缝溢出滴落在他脚边,血水瞬间被虚虚的白色吞并,融成一滩白水。

他满身污浊血色,眼中是暴戾傲然,与这片白格格不入。

“生者。”非男非女,非老非幼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伴随着神的威严,试图将其碾碎。他晃了晃稳住身子,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上空,那双紫晶的瞳孔微缩没有半分胆怯之色,系在头上的破碎的头巾无风自动,张牙舞爪着向上空涌去。

“我说的得很清楚,你作为神不会连我这个凡人看不透吧。”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嗤笑道,声音因为喉咙里的血沫而沙哑模糊。“我活着,那你们照我说的做就够了。神呐。”

“血肉之躯、元力之种。生者。时间、空间、附属。”

他抹了一把血,笑了。

“神啊,您可曾与凡人打过赌呢。”


此时正值课间,温暖的阳光明晃晃的透过窗户,吵闹的教室里只有几个人与世隔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论是女生的尖叫还是男生的笑骂都统统被阻挡在耳廓外。安迷修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上撑着脑袋看着楼下的操场,几个男生在球场上追逐足球,肆意挥洒着属于这个年纪应有的活力。安迷修看得出神,金灿灿的阳光斜照在他的脸上,可以看见一层被染上金色的绒毛和周围空气中微小的灰尘。他的拿着笔指尖染着一点黑色的墨水,桌子上摊开的笔记本上可以看见几个被蹭花的小字。

“你的生活还真是枯燥的可以,安迷修。”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安迷修轻轻抖了一下,手里的笔掉在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响声。他抬头看去,一个系着头巾的青年百般无聊的倒挂在半空,墨色的短发和长长的头巾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青年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又朝前飘了飘,那两条洁白的头巾垂到课桌上,又直接穿过了过去。安迷修看青年像大猫一样眯起那双晶紫色的眼睛,把手伸向他桌子上的笔记本,修长漂亮的手指在阳光下直接穿过了因写满笔记而发皱的纸张,青年撇了撇嘴收回手,继续倒挂着和安迷修对视。

“雷狮,我不是叫你别跟来吗?”尽管知道别人看不见他,但安迷修的眼神还是飘了一圈才定格在青年身上,他压着声音,用那双蓝绿色的眼睛看着雷狮。

雷狮看着这个半大的男孩勾了一下嘴角,虽说安迷修已经特意控制但他的不满还是表现在了脸上,连平常柔和的声音也变得硬朗锋利起来。雷狮挑了下眉,阳光照在那紫色的眼睛上,光彩熠熠,他对着安迷修扬起一个恶劣的坏笑,伸手弹了一下安迷修头上的呆毛,满意的看着安迷修有些不爽的表情,然后不瘟不火的来了一句:“来吓唬品学兼优的好孩子玩玩。”

安迷修听出了雷狮话中嘲讽的味道,他怎么都想不通雷狮为什么这么看不惯遵守规则的人,便索性拿雷狮曾经的原话回了青年一句“恶党”,他看着雷狮无所谓的撇撇嘴,雷狮伸手糊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懒洋洋的丢下一句“我等你。”后,转身轻飘飘的穿过窗户在阳光下渐渐稀薄,最终消失。安迷修知道雷狮是叫自己午休时到天台去,天台上基本没人,安迷修可以大大方方的和雷狮讲话而不用当心被别人当成神经病。预备铃声将还看着雷狮消失的地方出神的安迷修唤回教室,他瞄了一眼课程表,刚好在老师进教室时手忙脚乱的换上课本。安迷修抬头喊了一声“起立”,站起来和全班同学一起喊了一声“老师好”后坐下翻开课本。

任课老师和学生打了两声哈哈活跃气氛,笑盈盈的拿起粉笔接着上节课的内容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这个老师幽默风趣全班都喜欢上他的课,安迷修看着老师在黑板上龙飞凤舞,脑内却浮现出了雷狮刚刚离去的背影,随即又闪过一些别的什么,脑海内转瞬即逝的模糊画面令安迷修心中莫名焦躁不安。平日不论怎样枯燥乏味的课都听得津津有味的安迷修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他看着老师的背影难得出神,不知觉得想起自己初见雷狮的那天。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安迷修只身一人踏进了夜间学校的大门,并不是为了验证每个学校都大同小异的奇异事件,只是因为作业落在教室不得已才独自跑去学校。时间上倒也没有多晚,只是冬季天黑得早,才过六点的天色就已经黑完全黑了下来,偏偏今晚的月亮出奇的又圆又亮,一个半大的男孩难免会害怕。安迷修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楼道里,小小的少年两手紧攥着黄蓝色的便携手电,清冷的人造光源带上了一点冷暖两色交融相错的微光,在安迷修稚嫩的小脸上映出一片莹莹的光芒。

安迷修心里毛毛的,在校园里流传的鬼故事一个个自动侵占了安迷修的脑海,无人的走廊越看越觉得阴森,他使劲摇了摇头,把家里那些老掉牙的骑士故事在脑内循环了一遍又一遍硬生生将那些千篇一律的校园鬼故事挤出大脑,自小被骑士精神打动的男孩神经叨叨着故事里的骑士对峙恶龙时的台词在漆黑的教学楼里给自己打气。

便携手电的电量有些不足,光线弱了不少,断断续续的闪着光,闪得安迷修眼睛难受,他的影子被白光断断续续摁在墙上,扯得不成模样。安迷修停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拉高围巾咽了一口唾沫,在原地渡来渡去犹豫不定,粘着黑乎乎的泡泡糖的楼梯在“安全通道”绿茵茵的光源下越看越吓人,月光在穿过二楼的窗在一二楼层接壤处的楼梯上投下正正方方的亮块,像是在邀请安迷修踩上去的图标。

安迷修把手里的手电又攥紧了些,在一个短暂的深呼吸后他迈出了第一步,然后像是要把恐惧和黑暗甩在身后一样一步两个台阶“咚咚咚”的跑了上去,踏着月光。

当那点断断续续的光源消失在楼梯转角,一个人影虚虚的浮现在安迷修方才踌躇的地方,悬浮着的两条长长的白色头巾伴着不存在的微风起伏,一团深绿色的鬼火在他的耳边晃动,属于少年略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大哥……”

人影点了点头直接朝天花板飘了过去,那团鬼火在原处像是迟疑或是思考,等到人影半个身子穿过天花板鬼火才在随着人影离开,留下一道莹绿的余辉。

安迷修抱着作业本才刚松一口气,一出教室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窗前,着实被下了一大跳。他逆着光,看不清面孔,只有两眸深邃的紫色是清晰的。安迷修和男人对视了一会,目光滑向浮在男人肩头的深绿色火焰上,接着又被两条长头巾吸引住了,男孩蓝绿色的瞳子顺着晃动的发带往下滑,最后钉在男人离地三寸的运动鞋上。安迷修呆了一下,他眨了下眼,男人依旧在地面上漂浮,异常皎洁的月光刺过男人的身体,在安迷修面前刻下被拉伸的窗框的轮廓,白亮白亮的。

那双蓝绿的大眼睛在男人和月光间来来回回飘忽不定,安迷修握紧了手里的手电和作业本,试探着向前迈了三步。

他希望这是一个有点过分的玩笑,但下一秒男人就打破了安迷修的幻想。

“小不点。”男人冲着安迷修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不害怕么?”

安迷修愣了,站在原地欲言又止进退不能,他咽了一口唾沫,又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男人,见一脸兴趣盎然看着自己的对方总觉得那双紫色的眼睛似曾相识。他犹豫着开口了。

“您好,请问在下可以为您做些什么?”

“安迷修……你是傻子吗?”人影看着一手作业本一手手电筒的男孩觉得有点好笑。

“哎?您怎么知道在下的名字?”男孩呆巴巴的看着人影,没有发现自己的关注点完全不对。

白痴玩意。人影翻了个白眼,觉得安迷修的心未免太大了一点。安迷修也看出他也不想解释,又大着胆子道。

“那请问您是?”

“雷狮。”

“雷狮先生。”安迷修笑了笑,他走到雷狮面前抬头看向那双漂亮的紫眼睛“您要去我家吗?”

“理由?”雷狮看着安迷修觉得有点好笑,一个半大的小男孩邀请一个在校园里见到的亡灵回家,好吧,这的确像是他会做的事。

因为您看起来很孤单,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想。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自小就比同龄人成熟,而且对情绪特别敏感。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缠绕着他,硬要说的话,有点像乡愁。而他在雷狮眼里看到了自己。

“您的眼睛很好看。”

这的确是安迷修无话可说,但又是一句由衷的话。

回复安迷修的是雷狮爽快的笑声,像是压抑了太久的雨水尽数落下,淋在脸上火辣辣的疼。雷狮笑了一会,抬手拍了拍安迷修炸毛的脑袋。

“走了,安迷修。”

那被忽视的鬼火在雷狮身后忽明忽暗,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雷狮厚颜无耻的在安迷修家住下,刚开始安迷修还努力想和雷狮好好相处,但雷狮本人却总是变着花样捉弄安迷修。比如雷狮故意在上课时间吓唬安迷修,好几次安迷修红着脸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到走廊罚站,雷狮还笑嘻嘻的在安迷修面前飘来飘去,安迷修只能瞪着那双大眼睛用眼神给予这个讨厌的亡灵制裁。

安迷修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雷狮,他是个老实人,但他不傻,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所以他在雷狮那受了委屈就只能憋着。时间一长安迷修的心理素质倒是越来越好,雷狮在吓不到他了以后也就失去了兴致,但还是会跟着安迷修瞎晃。

安迷修一直都不太乐意雷狮跟着自己乱跑,但他太善良了,他知道除了那团叫卡米尔的鬼火意外恐怕就只有自己知道雷狮的存在。他曾问过雷狮是怎样的存在,那时雷狮难得沉默了一会后说安迷修可以把自己当作亡灵。安迷修不知道灵魂要死亡了多久才能被称为“亡灵”,但那一定很久,久到他看到雷狮的第一眼就在那双紫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孤独。未经世事的孩子总是脆弱而敏感的,而安迷修又要比孩子敏锐得多,他看见的,或许比雷狮自己还要多。

安迷修撑着脖子,两眼无神,目光随着老师手里洁白的粉笔晃动。灰白的粉末飘飘摇摇在空中晃动,牵动着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他眯起发酸的眼睛,拧了拧脖子,任由心底莫名其妙的不安和潮水般涌出的远久记忆将自己吞噬。

安迷修记得在他和雷狮相遇半年后的某天晚上,他第一次直接感受到这个男人的落寞。

自安迷修独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浅睡眠状态,夜里经常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仿佛他睡的不是舒适的床铺,而是潜伏着无名危险的原始丛林。莫约是子时,朦胧的月色轻轻柔柔的浮在安迷修的眼睑处,半响,寂静的空气中开始飘荡着男人低沉微哑的声音,安迷修悠悠转醒,他一睁眼就是两条在半空抽击的洁白布带和在风中摇摇欲坠的翠绿色流莹。

安迷修的睡意彻底散了。

今夜无风。但安迷修知道雷狮有那个特权指使自己周身的环境,他像是中世纪那些桀骜不羁肆意妄为的海上强盗,随心所欲,不被那些常规所束博。他没敢动,只是拿余光瞄着那个被月色击穿的背影,雷狮是警惕的,是同他的名字一样凶残敏锐的大猫。他醒了,雷狮应该知道,但他仍坐在窗边任由自己世界里的狂风宣泄愤怒,他那墨蓝的发丝翻滚在风中,凌乱的洒在他的脸侧。

他低着头,在低语。

卡米尔呆在他的肩头,翠绿的鬼火被狂风打乱又重新聚集,好像永远都不会熄灭。

安迷修听不清也听不懂雷狮在说什么,只是没由来的感到一丝悲意。雷狮的声音像是低吼又像是呻吟,却起承转合。安迷修默默的盯着雷狮,直到男人周身的狂风渐渐冷静,那两长长的头巾无精打采的垂到安迷修的书桌上,然后穿透,就像是网上那些穿模的低品质动画,让人忍不住皱起眉头露出苦笑。

安迷修大大方方的坐起来,看着雷狮转过身,面相自己。他抿着嘴角,逆着月光,那双被夜染黑的眼睛透出幽幽紫光,嵌满繁星,凝固着的,流动着的,璀璨绚丽。雷狮朝床上的小男孩挑了下眉,脸上又挂起安迷修所熟悉的坏笑,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安迷修睡懵后的错觉。

“偷看够了?小鬼头。”

安迷修呆呆看着雷狮,还没有从刚刚那场风暴里回过神来,他眨了眨那双蓝绿色的大眼,月下的那个人影好似又凝练了些,他反问道:

“你刚刚在……”

安迷修一句话只说出了半句就不在再做声,因为雷狮收敛了笑容,弯起的嘴角也塌了下来。安迷修乖乖闭嘴,他垂着眼睛拿余光窥视雷狮的脸色,在沉默中等待。

卡米尔在雷狮肩头晃了晃,翠绿的火焰擦过雷狮的耳尖。

和卡米尔咬了会耳朵后,雷狮笑了。

不是安迷修看惯了的带着狂气与不屑的笑容,那个笑容太普通了,硬要说的话有点像安迷修平日里常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个微笑。安迷修抬眼和雷狮对视,雷狮眼中的星辰似乎都染上了落寞的色彩,流星也停了下来,徒留一道蓝紫色的尾巴。

但是下一秒雷狮就换上一副嫌弃的表情,他皱起眉,声音刺刺的带着一种安迷修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一个傻逼骑士给我下的咒。”

“所以你才会变成亡灵?”

听到“骑士”两字后安迷修瞪着眼追问。

“……差不多”

“为什么给你下咒?”

然后雷狮扬起眉毛,送给茫然的小男孩一个耀眼到深夜皎月也黯然失色的笑容。

“因为——”

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他觉得雷狮的声音带着一份骄傲,一份只属于他自己的骄傲。

“我是恶党啊!”

安迷修将有点呆滞的目光移动笔袋里的旧手表上,发现时间才堪堪过了一半。他怀着上课走神的心虚,把书翻得哗哗响,本该学习的课文都变成了被打乱的符号,一个个的在书上跳跃,根本看不进去。安迷修心里的那一丝焦躁,合着愈发强烈的不安扰乱自己虚弱的神经,在彻底放弃听课后,他又搜刮出了自己13岁那天的记忆。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卡米尔的晚上。

五月中旬天气还是微凉的,安迷修的父母在他可以独立后就常年在外,没人给他庆祝生日。

傍晚,安迷修将朋友送给自己的淡奶蛋糕放在餐桌上,然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与初一的数学进行交流。初一的知识对安迷修异常友好,并没有过多压榨安迷修的课后时间。而在安迷修推开门后,却看见一个大不了自己几岁围着红围巾的少年飘在餐桌上盯着蛋糕,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一眼望去有些冷淡,仔细一看却扑灵扑灵的闪着细小的光。

安迷修看着少年,默默的关上自己卧室的门和已经几将注意力转移向自己的少年对视,他看见少年周围浮动着星星点点的淡绿色火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咳……”

半响,少年扯了一下围巾轻轻咳了一声,想要直接切入主题,顺便打破这种尴尬到诡异的寂静。

安迷修愣了一下,感觉声音有点耳熟,再加上环绕着少年的淡绿色火焰……

“卡米尔?!”

“嗯。”

男孩淡淡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冷淡到安迷修怀疑方才那个有点可爱的少年都是自己的错觉。

“要吃吗?”

安迷修走到餐桌前,看着卡米尔问到。离近看安迷修才发现卡米尔和雷狮的相貌虽然相似,但性格气质却是完完全全的相反。

卡米尔摇了摇头,安迷修才后知后觉卡米尔和雷狮一样不能进食(要知道,当初雷狮可是一脸愤恨的在烧烤摊子游荡了一天)。他把蛋糕推到旁边,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要和卡米尔发扬自己的尬聊技能。要知道卡米尔一直都是一团鬼火,再加上平时寡言少语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现在突然变成一个和自己差不了几岁的男生,安迷修兴奋极了。

“卡米尔,你之前一直可以变成人吗?”

“嗯。”

“那你为什么不变?”

“……”

“你和雷狮长得有点像耶,你是他弟弟吗?”

“是。”

“卡米尔你是不是喜欢吃蛋糕啊。”

“……”

“卡米尔,雷狮去哪了?”

“……”

“卡米尔你说说话呀,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你想给我一个惊喜啊?”

然后安迷修看见卡米尔瞪着眼睛凶巴巴的让自己闭嘴,安迷修瞄了一眼都快烧到自己脸上的鬼火点了点头。原来这两个人一样可怕吗?安迷修欲哭无泪在鬼火的威胁下瑟瑟发抖。

卡米尔理了理自己的围巾,轻轻的叹了口气。

“生日快乐……”

安迷修抬头看着卡米尔,蓝绿色的眼睛里含着一丝惊讶,干干净净像是初夏半泡在水里的荷角。

“安迷修,吃蛋糕。”

安迷修乖乖听话,小口小口的吃蛋糕,他不喜欢太甜腻的东西,淡奶蛋糕那股淡淡的甜味和奶香恰到好处,安迷修吃的挺开心,心里的愉快全都写在了那双眼里,晶莹剔透的满是笑意,毕竟往前几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过生日,现在多了一个卡米尔陪着怎么能不开心呢。

卡米尔在旁边垂着眼睛等待,眼神专注,在思考着什么。

当安迷修把蛋糕消灭掉三分之二的时候夜空中升起一朵耀眼的火花。

紧接着两朵,三朵,一朵接着一朵绽开,焰火的爆裂声里还夹杂着大人和孩子的欢笑。红色,蓝色的焰火射向四方,撕开黑暗,转瞬即逝。焰火那么美丽,美得几乎令人悲从中来。¹

安迷修昂着头注视着窗外耀眼的火光,忘了还剩下的蛋糕。

一声细若蚊虫的叹息将安迷修的目光牵向身旁。卡米尔坐在自己身旁,默默凝望着被焰火染得五光十色的夜空,不知为何,安迷修从他的神情中感受到了一丝决绝的悲伤。

“卡米尔,你在想些什么?”

卡米尔看了安迷修一眼,那双碧蓝的眼睛像是波光粼粼汹涌澎湃的大海,又像是万里无云的蔚蓝晴空。男孩拉下围巾,淡淡笑了一下,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

“我在思考焰火是事,像我们的生命一般的焰火。²”

卡米尔注视着安迷修有点愣神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还未来得及表达什么卡米尔就一点一点的碎成浅绿色的鬼火,那些细碎的鬼火聚集在一起变成一团近乎透明的火焰在喧闹甜蜜的空气中晃动。安迷修看向剩下的蛋糕,雪白的淡奶被他用塑料勺子戳的软塌塌的,他又尝了一口奶油,细腻微甜,奶香味令他颤抖了一下。

安迷修重新抬头望向窗外。

最后一朵翠绿色的焰火在夜空中炸裂,朝地上的人投下点点火光,浅绿色的余辉滑过窗前,在安迷修的眼底溅起一片苍绿的月光。

安迷修低头趴着桌子上。卡米尔令他的心情沉重了一些,虽说真正和卡米尔相处的时间很少,但安迷修意外的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笔袋里的手表的分针又悄悄跨越了两个大格,安迷修咬着下唇,让略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他不由在回忆往事,而和回忆混在一起的不明了的片段令那蓝绿的眼瞳变得有些晦暗。

那些朦胧的东西像是掺杂在海浪里苍白无力的泡沫,随着波涛海风来回沉浮,忽起忽落,难以捕捉。阳光明媚,在暖棕色的刘海下投下一片阴影,安迷修蹙紧眉头,下唇被他咬得要出血。他现在要找的东西就像是阳光里细小的灰尘颗粒,明明就在哪里肆意妄为,却怎么都无法捉住。

但他知道,那是属于他的。

他试图从记忆里雷狮的眼神里读出些什么来,还有话语、表情、神色、动作……和夜里的狂风骤雨下回荡的低吟。那是什么?那里有什么?恶党,是什么?雷狮呢?卡米尔呢?骑士呢?安迷修呢?我呢?

好吧,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很乱,比缠绕在一起的耳机线还乱上几分。他眼前闪动斑斓的色块,有点耳鸣,额头带着发烧般的眩晕感。他被扔在记忆的丛林里,漫无目的,像是迷途的旅人。

而栖息在丛林的怪鸟张嘴鸣叫,一遍遍重复着什么。

安迷修,不害怕吗?

这不是安迷修吗?这么有空来替我教导手下啊。

看够了吗?小鬼头。

是吗?

不过你要是想在这干一架的话,我也没意见哦。

我可吃不了东西,好了,别那样看我。

安迷修……

我是恶党啊!

来凑热闹的人不少嘛,□□□□安迷修都在啊。

一个傻逼骑士给我下的咒。

等等……有什么……安迷修捂着额头面色苍白。有什么,一定有什么在。

□□□□是什么……


你的生活还真是枯燥的可以,安迷修。

那就到时候再说啰。

可别让我等太久了。

我等你。

走了,安迷修。

这次算你命大……

别这么紧张,本大爷也是来看戏的。

安迷修……

别恶心我了,傻逼骑士……


雷狮,恶党,骑士,□□□□,安迷修,恶党,雷狮,恶党,恶党,骑士,海……盗,海盗,安迷修,谁,雷狮…………剑,□□□□,□□剑□的安迷修……我,雷狮、海盗………………最后的,□□,安迷修,剑,双剑………………

是什么……轰鸣声卡在脑子里搅拌一样,混合着各种各样的杂音,从胃袋深处传来的反胃感让安迷修干呕一声。旁边的同学看见安迷修苍白的脸上,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小声询问着他的身体情况。安迷修抹了把脸,嘴角轻轻扬起一个牵强的弧度,没有做声。

他没由来的觉得必须想起来,否则将会错过。

他拼命搜索着脑海内的字句,想要拼接出自己渴望的答案。

丛林怪鸟高声啼着——

………an……hou………mixiu海盗……………bushi…雷狮…………qi………………………zhui……………………………shi………………安……………………haidao…………leishi…………………………ni…………………xue…………双剑………………最……dasai…………………后……………dao……………………的………………迷修aotu……………的…………………………………leidian…………………………shuangjian…………团…………shui…………骑士…………


“……雷狮……海盗团…………”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









评论
热度(30)

© 坠殒晨曦 | Powered by LOFTER